命运就像一场旅行——读《我与地坛》有感

文 / 曹明杰 责编 / 吉基兵 2012-10-30 点击 6624

 

命运就像一场旅行

——读《我与地坛》有感

高二1 曹明杰

   21岁那年,他瘫痪了双脚……

   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的人们走着,跑着,跳着,他嫉妒,他怨恨,他愤怒,他一次又一次地举起手,一次又一次地砸向自己的腿,他希望自己能感动疼痛,可是,上帝却剥夺了他的这一权利。他更加愤怒,开始扔书,砸花盆。顿时,屋子变得凌乱不堪。这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冲了进来,死死地抱住了他的双手,泪水一下子从她的双眼中喷涌出来:“儿啊,咱娘儿俩好好活着,一起好好活着……”

   37岁那年,他患上了尿毒症……

   他的职业变成了生病,业余变成了写作。他的一生有三分之一或者更多的时间是在医院中度过的。躺在“透析室”的病床上,看着鲜红的血液在透析器中汩汩流淌——从自己的身体中流出,再流回自己的身体。那种说不出来的难过,就像是让他用双手爬完一千米的距离。不能行走已经让他感到天昏地暗,又患尿毒症简直就像是另一个晴天霹雳,他的命运似乎就这样被上帝撕破了扯坏了。

   59岁那年,他带着病痛走了……

   过完了最后一天,他走了,他就这样离开了这疲惫不堪的躯壳轻轻地走了,他的躯壳被固定在了床上,他的灵魂却被固定在他的创作中。也许他死后,他会飘回那座地坛,去寻找自己轮椅压出的车轮印,去寻找母亲的身影,去寻找地坛中每一个他去过的地方。他的一生似乎离不开那小小的地坛,那座地坛似乎是只属于他的一方净土,因为那里有他的思想,有他的灵魂。

   生命就像是一场旅行,旅行的方式也有很多种。你可以选择乘坐飞机,一路上,你不可能了解命运之神要带你去那里,也许你只是一不小心就撞进了他的舱门,透过那小小的窗户,你只能看到少数几朵云彩,懵然不知身处何方。你也可以选择乘坐汽车,不管你驶向何方,任何时候,颠簸总是少不了的,随着道路的起伏,你一会儿可以看的很远,一会儿却又看的很近,在那些数不尽的日子里,每一次起伏都会让你对下一次颠簸充满期待,期待一个更好的景色。你还可以选择步行,尽管辛苦,你可能会穿破无数双鞋,你可能会被绊倒无数次,然后有一次次爬起,有或是迷失了方向,但是,你身边的蜂飞蝶舞,草动虫鸣却是他人无法感受到的,那只是属于你一个人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