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永驻

文 / 李慧佳 责编 / 吉基兵 2012-10-31 点击 10124

 

青春永驻

高二1  李慧佳

 

塞缪尔·乌尔曼说过,“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只有一次青春,大多数人被时间这把镰刀切割的伤痕累累,而有的人却可以青春永驻,因为他的心从未老去。

    屈原,你怀抱江石,做完了那个香草美人的梦;狂风回旋,撕咬挽留住你的罗衣;橘树又结了一季橙黄,可惜等不到你再次吟咏;汨罗江短,何以度尽你巨大的悲怆?且行且吟,你的声音直冲霄汉,已响彻千年。

    你挟一朵兰而来,江边暮色正好,朵朵幽兰含熏等待着清风拂近,我听见你一声轻叹:“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说你自己的清明如同兰花紫茎般贵气。

    足踏扁舟的渔翁一脸疑惑,竹蒿一点上前来道:“这不是屈原大人吗,您怎么会在这里?”

    于是,你回答说:“举世皆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是以见放。”语气中没有太多起伏,麻木而无奈,忧伤又迷茫。

    彼时,你还只是楚国那个一心为国谋福取利的大夫,忠诚耿直的性格遭人嫉恨。你却没有丝毫畏惧,黑曜石般的眼眸异常坚定,那时你以为天地间总有一叶容身之处,就像那垂穗饮清露而流响出疏桐的蝉,出世而未离世:“自疏濯淖污泥之中,蝉蜕于浊秽,以蜉蝣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皭然泥而不滓者也。推其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

    你以为自己可以依附一棵大树而浮游于尘埃之外,既可以做兰亦可为人,要的,是两全。

    后来张仪来了,阴险地用“六百里秦地换楚齐断交”的谎言将贪心的楚怀王骗得勃然大怒,大举攻秦,最终因孤军奋战而一败涂地。等你从齐国修好归来,那本该作为人质拘禁起来的张仪,竟然买通楚王宠姬,一袭枕边风就将张仪“吹”回秦国,无罪释放。等到无能的君王后悔时已经来不及了。

    后人将这段历史编成千古流传的诗句,云:宫花一朵掌中开,缓急翻为敌国谋。六里江山天下笑,张仪容易去还来。

    那时,你一定伤透了心吧。朝廷中大臣排挤你,权贵蔑视你,原来你根本不在意,可是现在,连你一心向其的王也不相信你了。他的耳边永远是佞臣编好的子虚乌有,他的眼中永远都是空有其表的苍白繁华,他的心中已然没有了即位之初称霸天下的雄心!

    可是,即使这样,你依然固执的跟在他身后,做他最忠诚的臣子,你坚信你可以以灵魂做烛,为你的君王,照亮前方未知的道路。所以事后种种,都不曾打碎你对楚国的眷恋,如同爱慕湘君一般,你深深恋慕着生你育你的这一片国土。然而,满腹阴谋的顷襄王大玩权术,扰乱宫廷,一道皇令便将你永远驱逐,永远远离你恋慕的国土。这时,你才恍然大悟,原来,你并不是蝉,是至清的水,无鱼,亦不容忍有鱼。

    屈原,已过去千年,当我小心翼翼的走近你,那仿若从《诗经》中走出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有匪君子,终究发现,天地间,已然没与你的归宿。

    所以,你去到水底,那里有你向往的清明,你在人世间做不了兰花,但可以做那紫茎,化理想与希望成文字,化文字成一朵朵兰花绽放,让千百年后的我们见着做兰的态度,和做人的气节。

    从生到没,你,是深厚而不容许有一丝淡色婉转的黛紫,是且行且吟于历史书页间忠臣名目下一盏长明清灯。你绽放的如同鲜花般烂漫,从未停止前行。即使只有一次青春,却绚烂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