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我的散文之旅

文 / 潘敏 责编 / 吉基兵 2012-10-31 点击 7017

 

他山

——我的散文之旅  潘敏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座山,一座自己的山。

   山中的风景是最隐秘的存在。我们如此渴望领略他山风景,又如此小心于守护自己的禁地。

  总有一些生命,慷慨允许我们步入小径 ,欣赏另一种风景。

  樱花如雪,因风舞,因风灭。这是我的风景。几乎是在樱落的刹那我已期盼再一次的相逢。与我不同,林清玄预约的是另一场的雪——菅芒花。年年年年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陪伴他赴约的不再是故人,他的心境不复当年。菩提树下的静思者堕入凡尘,他放下了,旁观的我却放不下。他依旧期望他生命中的“雪”,我却略一顿足,离开他的风景。

  有一座山,我刚踏足,便被寒风吹彻。山中风景不再是我熟悉的“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这里没有繁绣满枝,只有枯树旧藤,没有天青烟云,只有沉霭浓雾。这里不是我了解的风景,不是我看透的风情,这里是脱去了伪装的山的本色。赤裸的山岩,飘飞的白雪未遮住

人性的丑恶,反使这黑突兀,压抑着。我裹紧了衣服,妄图留下一些温暖。真正的寒冷不是雪不是风,是将美好,我们认为坚不可催的情撕碎了给人看,用几近残忍的方式默默告诉骄傲的人们其所信仰的在生命的毁灭前是多么不堪一击。我惊撼于刘亮程对生命理解的透彻,却在心里抗拒这样风景。也许我只能路过沉重的风景,使我停留的是自由之境。

“翡冷翠”听起来就带着点浪漫的味道,译出她的人一定有一双汪着笑意的眼睛。徐志摩,这个任性的大孩子,他的自由,他的轻松流淌进他的散文,让驻足的我感受到自由的风夹卷着林叶的清香扑面而来。他却害怕“花蛇”,我失笑,他的“吉普赛装”,他的“旧鞋”,让我抛开一切矜持,赤足漫步于他的桥畔,凝视他所遗留的云彩。

我走过了很多的地方,从演绎着悲欢离合的村庄到载着一船学生的河上,再到空寂悲壮的古长城。我行走在散文路上,拜访一个又一个生命,将我的足迹覆盖在先行者的足印上。我们在现实里被时光隔绝,但散文冲破不可被冲破的束缚,从时空中暂借一茶时间,允我探访他山。

他山归来,心境已然改矣。忆故时,多缕温情,看今朝,多份宽容,望未来,多股豪气。归来时,感慨之余,会更珍惜自己的风景。我希望着我的山不再是隔绝的无人之境,与其被湮没,直至被遗忘,我想在时空的彼岸,看这我的山被后来人走过,欣赏过,哪怕仅仅停留一片叶落时刻,至少证明我曾经来过。